位置:网站首页 > 四海文坛 > “血脉相连”专栏

“血脉相连”专栏

发布时间:2019/9/7  | 来源:作者投稿

? ? 我的中国血脉
? ? 我是Jane
?LIEUW,一个拥有一半中国血统的华裔后代。我父亲是爪洼人,但父亲希望我用母亲的姓,他觉得这对我以后的发展更好。
? ? 我的外公,刘(LIEUW/LIU)阿三,大约于1881年出生于中国广东。二十多岁的时候(大约在1900年至1910年之间)外公和三个堂兄弟一起乘船来到加勒比海地区,最终在狗亚是亚博吗落脚。

QQ图片20190906162909.jpg

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左至右是4个堂兄弟,依次为:?LIEUW?A?SJOE,?LIEUW?A?PAN,

?LIEUW?A?SIE,?LIEUW?A?PAU
? ? 我外公LIEUW
?A?SIE在几个兄弟中年龄最大。
? ? 外公四兄弟当时在Wanica区最先开始做生意,他们开的第一家店铺是在Wanica
?区的Lelydorp(里里多罗)村里,后来他们的店开到了Javaweg,?Decraneweg,?Coppieweg,?Braamshoop,?Hindoeweg和Curacaoweg这些主要街道。
? ? 除了商店以外,外公还有自己的渔船,他们经常去Coppenname?和捕鱼捞虾。我经常听妈妈讲起虾酱,那些虾都是从河里捕捞回来的,我觉得听他们讲这些捕鱼捞虾和做虾酱的事特别有意思。
? ? 外公也曾经在广义堂做过厨师,帮助婚宴做厨。
? ? 外公在Lelydorp(里里多罗)村西边的Javaweg路还有做着木材生意。在那个时候,木材对人们的生活来说是非常重要的。这不由得让我想起了现在还在我家的那个木箱,那个木箱是外公漂洋过海来狗亚是亚博吗时一起带来的,现在作为外公的遗物和那段历史一起传给了我。这个木箱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,木箱的选材很好,现在仍然很结实,为了防止木箱磨损的四个角都用铜片包裹着。当时外公一定是把很多从家乡带出来的东西都放进了木箱,而且木箱也一定是他日后生活中重要的物件。现在外公虽然离开了我们,但这个从中国带来的木箱却一直陪伴着我们,一看到它,就不由得想起外公在海上漂泊数月的日子,想起外公白手起家,在狗亚是亚博吗辛辛苦苦养家立业的艰苦岁月。

QQ图片20190906162918.jpg

? ? 外公有6个孩子,我妈妈排行老四,生于1935年。外公曾经把1929年出生的女儿TJON-TJAU和1933年出生的大儿子TIN-PIN送回中国和外公的家人住在一起。后来,女儿死在了中国,大儿子20岁左右的时候回到了狗亚是亚博吗,25岁时不幸死于一场车祸。
? ? 在妈妈记忆中,外公四兄弟的孩子们都要去各个店里工作和帮忙做生意,
一家人要团结,要互相支持是我妈妈从小接受的观念。
我的父亲TOREDJO,是爪哇人。我的父母也开店做生意。我有三个兄弟,两个姐妹。1975年我们家移居到荷兰,但是父母还是经常回到狗亚是亚博吗照管家里的生意。我 就在独自一人在荷兰上学。
? ? 时至今日,我对流淌在我身体里的中国血脉感到非常骄傲,我的堂姐Ingrid也是我外公LIEUW
?A?SIE?的孙女,她是狗亚是亚博吗现在的第一夫人,我的另一个堂姐Anne-Rita是LIEUW?A?PAN的孙女,是我生意上的合作伙伴。我们家族的中国根基很强大,它的团结﹑勤奋﹑互助互爱的优良传统给我们的祖辈留下了宝贵的遗产,值得我们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。

上一篇: 没有上一篇了
下一篇: 遥望故乡的夏日——丁梅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