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网站首页 > 四海文坛 > 十五的月亮八一的情 ——熊兴国

十五的月亮八一的情 ——熊兴国

发布时间:2019/9/12  | 来源:作者投稿

? ?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,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,当时我在骡马队赶马,主要负责给戍守在边境线上的部队输送粮食和蔬菜。由于往来频繁,我在队里认识了一个小伙子,他叫“小陕西”。其实后来我才知道,“小陕西”并非他的名字,只是冠以地名的一种叫法,就像“小山东”或者“小四川”,指的就是山东人或者四川人。当然“小陕西”也是这个意思,因为队里只有他一个陕西人,人又长得比较瘦小,所以“小陕西”就成了他的名字。

? ? 虽说“小陕西”有些瘦小,但人却很勤快,也开朗。每次我给他们队里送去粮食,他都前来帮我搬卸。入夏的雨水很大,很多路段都被洪水冲走了,马上不了山,很多粮食和蔬菜只能靠人来背或者扛。“小陕西”就和我一起下山,走在路上,他就像只欢快的小鸟,一会儿吹口琴,一会儿吸口哨。他给我讲起了他的家乡,说他的家乡有很多的板栗,九月之后,栗子都张开了“嘴”,狂风之后,满树的掉。他说小时候最喜欢跟着父母到山上去捡栗子,拿着小箩筐,拨开树底下厚厚的草丛或树叶,光溜溜的栗子就满地的铺在了眼前。

? ? 对于远离家乡戍守边疆,“小陕西”的眼睛里一直在躲闪,我知道这里边一定有故事。原来此次远离,并非父母的意愿,家里有两个姐姐,就他一个男娃,父母希望他能留在家里,但倔强的他最终还是来了。不过他却告诉我,好男儿应该志在四方,就算让他再选择一次,他还是会来。

? ? 那天还是我去送菜,搬完菜后的“小陕西”把一包东西交给了我,原来是一把口琴和一支钢笔。他笑着说,让我留作纪念,我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,就追问是不是又有新任务。他停顿了一下,说越南的炮火越来越频繁和猛烈,队里要求在“八?一”前后做好各个要道的守卫,所以最近可能没有时间来给我搬东西。

? ? 战争总是残酷的,那次见面竟真的成了我和“小陕西”的最后一次。他牺牲了,据其他的战友告诉我,“八?一”前夕,越军进行了偷袭,而“小陕西”被扔进来的手榴弹炸伤,后因抢救无效牺牲。

? ? 时间已过去数十年,可每每当我看到那把锈迹斑斑的口琴和已经不能书写的钢笔时,我总会想起那个活泼开朗的“小陕西”,想起他父母带着他到山上捡板栗的样子。“八?一”已悄然来临,希望在另一个世界的他能过得安好,也祝愿他的父母姐妹安康幸福。


上一篇: 没有上一篇了
下一篇: 为心灵做一下环保 —— 史连永